聯系我們

聯系人:張經理

聯系電話:18112934324

QQ:1679271676

電子郵箱:sale@geneyan-bio.com

詳細地址:安徽省馬鞍山市鄭浦港新區中飛大道277號產業孵化樓7號樓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公司新聞

恒瑞醫藥:抗癌新藥吡咯替尼驚艷上市

2015年,中國乳腺癌新發患者數量增至28萬,相較過去而言,這個數字一直在持續攀升。

 “粉紅殺手”這個稱謂把乳腺癌的殘酷描述得非常形象:根據《2015中國癌癥統計數據》,乳腺癌已經成為我國女性發病率最高的惡性腫瘤,約占所有女性癌癥總發病率的16.5%——也就是說,每8位女性腫瘤患者中,就有一位是乳腺癌患者。

“林妹妹”的扮演者陳曉旭、歌手阿桑、姚貝娜,都被乳腺癌奪去了綻放的年輕生命。 所幸,隨著現代醫學的進步,我們擁有了足夠的醫學力量,遏住“粉紅殺手”的步伐。從1896年第一例乳腺癌患者的卵巢切除術,到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乳腺癌患者最高可達到80%的五年生存率,這是我們的醫學取得最偉大的成就。 

要控制病情,藥物是其中關鍵。乳腺癌是一種異質性很強的疾病,PR、ER、HER2三種不同的分型對應了不同的治療藥物與方式。在這三種分型中,HER2的突變往往意味著較高的復發轉移風險,對HER2的藥物開發,是控制乳腺癌至關重要的一步。

 過去,抑制HER2的靶向藥主要由外國藥廠研發。例如大名鼎鼎的赫賽汀,后續的拉帕替尼、帕妥珠單抗等等。這些藥物療效確實不錯,但依然有部分患者無效或者容易復發。

 怎樣面對這些問題?陷于困境時,一個國產重磅藥物應運而生:

 2018年8月14日,江蘇恒瑞醫藥宣布,國家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正式批準其自主研發的1.1類新藥,泛-ErbB受體酪氨酸激酶抑制劑吡咯替尼用于人表皮生長因子受體 2(HER2)陽性的晚期乳腺癌治療。 

大國重器,實至名歸。

吡咯替尼是首個由中國自主研發的新一代HER2受體抑制劑,在臨床研究中療效遠超同類產品。吡咯替尼的上市,將為中國HER2陽性晚期乳腺癌患者帶來新的治療選擇,也是真正屬于中國人自己的“救命藥”。 

強效抑制,全面阻斷

 吡咯替尼是新一代抗HER2治療靶向藥,其機制是泛-ErbB受體的、小分子、不可逆酪氨酸激酶抑制劑(TKI),與HER1、HER2和HER4的胞內激酶區ATP結合位點共價結合,阻止HER家族同/異源二聚體形成,抑制自身磷酸化,阻斷下游信號通路的激活,抑制腫瘤細胞生長。具有全能、強效的抗腫瘤作用。 

與上一代抗HER2藥物如曲妥珠單抗相比,吡咯替尼可直接作用于HER2通路的酪氨酸激酶區,全面阻斷包括曲妥珠單抗無法阻斷的HER2異源二聚體在內的所有二聚體下游通路;與其他小分子抗HER2藥物如拉帕替尼相比,吡咯替尼靶點更全面,且對靶點造成不可逆抑制,更強效地抑制腫瘤生長;與另一小分子抗HER2藥物來那替尼相比,吡咯替尼生物利用度更高,因此對腫瘤細胞的抑制強度更高,且安全性更好。

 也就是說,無論在藥物機制或療效上,吡咯替尼都優于目前其他已上市的HER2藥物,中國藥物的“智造”站上了世界舞臺!

 極速審批,造;颊 

藥物審批緩慢,一直是中國新藥領域的一個痛點,一個全新藥物從臨床到上市,通常會花去十年到二十年的時間。

 但來到吡咯替尼這兒,審批卻成了它最大的助力:從2011年4月首次申請臨床,到2012年9月中國臨床I期研究正式啟動,2015年6月中國臨床II期研究啟動,再到2017年9月獲得優先評審,直至今天正式獲得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CFDA)批準,僅僅七年,吡咯替尼的問世創下多個行業記錄。更加震撼的是,由于其II期突破性的臨床結果,無疾病進展生存期長達18.1個月,遠超國內外其他同類產品,因此被國家食藥監局優先批準上市。 

中國原研,世界品質 隨著中國醫藥行業的不斷跨越,在腫瘤領域越來越多的國產藥物也走到的科研前列,我國的患者也能第一個享受到腫瘤治療技術和藥物。

 吡咯替尼是獲得科技部“重大新藥創制科技重大專項”支持,由恒瑞自主研發的1.1類新藥,2017年5月,吡咯替尼用于HER2陽性晚期乳腺癌患者的I期研究結果在全球頂級期刊《JCO》雜志(影響因子:24.008)首次全文發表,開創了中國自主研發抗腫瘤藥物僅僅憑借I期研究就登上全球頂級期刊的先河。同年9月,吡咯替尼向CFDA遞交上市申請,并憑借II期研究結果中極為出色的療效被CFDA列為優先審評創新藥物。同年12月,這一II期臨床研究結果在全球最大的乳腺癌會議——圣安東尼奧乳腺癌大會上報道,并被大會列入2017年乳腺癌重大事件年度回顧。 


療效超群,安全可控 

對癌癥藥物而言,其副作用可以說是絲毫不低于療效的另一個重要指標。而這一點,吡咯替尼交上了滿分答卷。 

在吡咯替尼聯合卡培他濱對比拉帕替尼聯合卡培他濱,治療既往用過/未用過曲妥珠單抗且既往≤2線化療的HER2陽性晚期乳腺癌患者的II期臨床研究中,吡咯替尼組對比拉帕替尼組可以顯著提高患者的客觀緩解率(ORR):78.5% vs 57.1%,兩組之間統計學差異顯著(p=0.01);進一步分析兩組患者的無進展生存期(PFS),結果顯示吡咯替尼組的中位PFS達18.1個月,顯著優于拉帕替尼組的7.0個月(p<0.0001)。亞組分析顯示,在既往用過曲妥珠單抗亞組,吡咯替尼組中位PFS顯著優于拉帕替尼組(未達到vs 7.1月,p=0.0031);在既往未用過曲妥珠單抗亞組,吡咯替尼組中位PFS亦顯著優于拉帕替尼組(18.1月vs 5.6月,p=0.0013)。提示吡咯替尼的抗腫瘤效果與既往是否用過曲妥珠單抗無關。安全性分析顯示,吡咯替尼組總體不良事件(AE)與拉帕替尼組相當(100% vs 98.4%),嚴重不良事件(SAE)與拉帕替尼組相當(7.7% vs 6.3%)。腹瀉是吡咯替尼組最常見的不良事件,吡咯替尼組總的腹瀉發生率為96.9%,絕大多數患者為1-2級腹瀉,3級腹瀉的發生率僅為15.4%。腹瀉主要出現在用藥初期,隨著治療周期的增加,總體腹瀉的發生率有下降趨勢,3級腹瀉的發生無增長趨勢。且絕大多數腹瀉經治療是可逆的。此外,吡咯替尼組的皮疹和膽紅素升高的發生率均低于拉帕替尼組(4.6% vs 23.8%;30.8% vs 49.2%)。 

專家寄語,展望未來 

徐兵河教授

 我覺得吡咯替尼的療效是非常確切的,無疾病進展生存期(PFS)18.1個月明顯的延長,可能不是一般的藥能夠達到的,所以這個藥的確有療效。相比其他的TKI類藥物,拉帕替尼只有7個多月,國外現有的產品一般也只有6、7個月的PFS,可以說,吡咯替尼聯合卡培他濱的方案,是國內已獲批抗HER2藥物中,注冊臨床研究所達到PFS最長的治療方案。

 江澤飛教授 

祝賀吡咯替尼能夠作為一個創新性的新藥在中國上市,應該說它順應了時代的發展,順應了行業的變化,也順應了像恒瑞這樣的民族醫藥企業從仿制走向創新的轉型,當然也是中國學者臨床研究創新設計優秀的成果和成就。這樣的一個消息,我相信它會給更多的患者帶來獲益的機會,同時也會改變抗Her2治療在我們國家,乃至今后在國際上的治療格局。

 吡咯替尼的問世,是中國自主制藥企業研發實力的體現。這充分說明,近年來,以恒瑞醫藥為代表的優質民族醫藥企業已逐步實現從仿制藥向創新藥的轉型。尤為可貴的是,創新藥的品質也逐步從Me-Too(化學結構改變小,療效類似的創新藥)走向Me-Better(化學結構改變大,療效或安全性更有優勢的創新藥)甚至是Me-Best(化學結構改變大,療效或安全性顯著優于同類產品的創新藥)。 期待未來有更多中國自主研發的高品質原研新藥問世,中國人的病,最終還得靠中國人自己治。

2018-08-14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86-18112934324
色一情一乱一伦